最新消息及顧問專欄
論違法轉運之規避行為於我國之制裁與影響

 

  • 案例說明-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6年度訴字第111號判決
  • 事實概要:

    緣土耳其於民國(下同)98112日宣布對大陸地區、印度及印尼產製之「合成及人造纖維紗」貨品課徵反傾銷稅,並於104417日宣布續對上揭國家及貨品課徵反傾銷稅。嗣於同年822日宣布對我國輸入之「合成及人造纖維紗」貨品啟動反規避調查,我國駐土耳其代表處經濟組則於同年916日,檢送土耳其經濟部進口局反規避措施處所提供包括原告在內之42家廠商名單予被告(即經濟部國際貿易局)進行調查。被告遂就3年內我國廠商輸往土耳其之是類商品進行行政調查,發現原告自1026月至1051月間以編號DA02GX964121號等出口報單分別向臺中市進出口商業同業公會申請49張原產地證明書(下稱產證)、向臺中市商業會申請110張產證及向臺中縣商業會申請8張產證,共167張,惟其出口之合成及人造纖維紗均係自大陸地區進口後約220日即報運出口至土耳其,與實際加工產生耗損情形相較不合常理等情,乃核認原告申請、使用系爭167筆產證之行為,不符行為時「原產地證明書及加工證明書管理辦法」第3條第1項有關輸出貨品以我國為原產地者之規定,並使土耳其對我國「合成及人造纖維紗」貨品啟動反規避調查,違反貿易法第17條第4款、第6款及第7款之規定,爰依同法第28條第1項第6款規定,105531日貿服字第1050151149號函對原告每筆產證處新臺幣(下同)6萬元罰鍰,合計1,002萬元罰鍰。原告不服,向被告聲明異議,復經被告以10582日貿聲字第1052250059號異議案件審定書駁回異議。原告不服,提起訴願,遭決定駁回,遂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訴願決定、異議審定及原處分。

  • 法院認定:
  • 被告發現原告係經營貿易業務,並無工廠登記,尚無法確認其是否從事製造加工生產「合成及人造纖維紗」。原告以10534日函表示系爭輸出至土耳其之貨品來源均為中國大陸,並提供167筆進口報單供參。
  • 經被告比對原告使用系爭167筆產證之貨品來源及其所對應之出口情形,發現以下疑義:(1)編號第DE14AC00606號等140筆產證中之126筆產證,比對其進/出口報單所載之進出口數量(公斤重/KGM)均相同,與實際加工會產生耗損情形之常理有悖,顯不符論理及經驗法則。(2)編號第DE15AA0546號等27筆產證之出口報單名稱為「100PCTPOLYESTERSEWINGTHREAD」(貨品分類號列:5509.22.00.00-0,即多股或粗股紗),其原進口報單所載貨物名稱則為「100%POLYESTERSEWINGTHREAD」(貨品分類號列:5508.10.00.00-5,即合成纖維棉製縫紉線),是核其進/出口報單,係以進口股線出口紗線,顯與一般由紗織成線之加工程序不符由上可知原告出口之合成及人造纖維紗均係自大陸地區進口後約220日即報運出口至土耳其,與實際加工產生耗損情形相較不合常理,可證原告並未於我國境內實際進行加工製造程序
  • 承上,被告核認原告申請、使用系爭167筆產證之行為,不符行為時「原產地證明書及加工證明書管理辦法」第3條第1項有關輸出貨品以我國為原產地者之規定,並使土耳其對我國「合成及人造纖維紗」貨品啟動反規避調查,已違反貿易法第17條第4款及第6款規定。又所謂反規避調查之實施,係針對來自被調查國之涉案產品進行全面性調查,倘確認有規避情事須擴大反傾銷稅課稅對象時,其效力係及於該被調查國之全體涉案產品,而非僅針對特定廠商,該被調查國其他所有生產/出口涉案產品的廠商皆須被課徵反規避稅等情,所生影響不可謂不大。從而,被告審酌原告前揭違規行為之應受責難程度、所生影響等情,爰依貿易法第28條第1項第6款之規定,對每筆不實產證處6萬元罰鍰,係在原法定罰鍰(3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內所為之裁處,並據此計算原告使用系爭167筆不實之產證,合計1,002萬元罰鍰,揆諸前揭規定,並無違誤。
  • 反傾銷稅之課徵

    世界貿易組織(WTO)規定,如有外國業者刻意以傾銷手段將產品出口至他國,導致他國產業受有損害時,受害國可對該出口國業者課徵「反傾銷稅」以彌平傾銷價格與正常價格之間的價差。換言之,各國可透過開徵反傾銷稅使外國進口產品增加成本,相對地提高售價,進而保護本國產業,維持本國產品與進口產品平等的競爭狀態。

    我國關於反傾銷稅課徵之依據係規定於關稅法第68條、第69條及根據關稅法第69條第4項授權訂定之「平衡稅及反傾銷稅課徵實施辦法」中。關稅法第68條第1項規定:「進口貨物以低於同類貨物之正常價格輸入,致損害中華民國產業者,除依海關進口稅則徵收關稅外,得另徵適當之反傾銷稅。」。

  • 出口國業者因應反傾銷稅的常見手段

    當出口國業者面臨進口國課徵反傾銷稅時,通常會有兩種選擇-放棄或設法繼續保有進口國市場,於業者選擇繼續設法保有進口國市場之情形下,出口國業者勢必要採取有效之調整策略以避免反傾銷稅之課徵,進而繼續於進口國獲得預期之利益。其中,出口國業者可能之作法有:提高出口價格、轉至進口國未課徵反傾銷稅之國家或甚至至進口國投資設廠等,或上開實務案例之情形,即出口國業者於受課徵反傾銷稅後,凡出口至進口國之系爭銷售產品均會先運送至其他未受進口國課徵反傾銷稅之國家,再以該國產品之名義出口至進口國,以規避應繳納之反傾銷稅[1]。此種迂迴出口之作法即所謂「違法轉運」、「虛報產地」、「違法改標」。

  • 美國反規避制度之立法

    為因應上開出口國業者規避反傾銷稅之情事,WTO部分會員國亦開始針對規避行為進行立法及調查。其中,美國之反規避立法為目前WTO會員國中相對較完善且頻繁使用之國家之一。美國將反規避立法規定在關稅法中,該法規定反傾銷稅課徵命令可擴大適用於符合以下四種情形之產品[2]

  • 在美國完成或組裝的產品。
  • 在其他第三國完成或組裝的產品。
  • 經過簡單修改的產品。
  • 後續發展的產品。

    其中,針對「在其他第三國完成或組裝的產品」之規避行為,應以以下要件為判斷[3]

  • 該出口至美國之產品與其他受反傾銷稅或平衡稅命令約束之外國生產產品屬同類型;
  • 該產品在出口至美國前,係於第三國完成或組裝,且其所使用之零組件受反傾銷稅或平衡稅命令所約束,或係由受反傾銷稅或平衡稅命令約束之國家所生產;
  • 該產品在第三國完成或組裝至之過程較為微小或無足輕重;
  • 於受反傾銷稅或平衡稅命令約束之國家生產之零組件價值,占出口美國產品總價值之顯著比例;
  • 主管機關認為為防止規避反傾銷稅或平衡稅命令之行為而採取措施係屬適當者。
  • 我國相關立法

    觀之我國法規,現階段並未將反規避規範予以制度化,對於被我國課徵反傾銷稅之外國產業業者,可能實施規避行為,而使反傾銷稅之課徵效果不彰,故於立法論上仍有將反規避規範納入我國反傾銷法制之必要,惟應同時注意法規之密度,如貿然訂定嚴格之法規避措施,反而更可能流失外國之投資,而影響經濟發展。

    另一方面,如同上開案例情形,我國與中國具有地理位置及文化語言背景之密切關係,於中美貿易戰之背景下,中國出口商成為受反傾銷調查數目全球排名前幾名之國家,而當中國成為受反傾銷案件調查之主要國家時,中國廠商便可能轉而經由我國進行轉運或組裝,以規避反傾銷稅之課徵,我國無可避免地會成為因中國產品而為各國進行反規避調查之重點國家[4],故我國有訂定相關立法以防止「違法轉運」、「虛報產地」、「違法改標」該等行為,以避免不肖業者為牟取私人利益而損害我國商譽。以下整理相關之國內立法:

貿易法第17

出進口人不得有下列行為:
一、侵害我國或他國依法保護之智慧財產權。
二、未依規定標示來源識別、產地或標示不實。
三、未依規定申報來源識別碼、商標或申報不實。
四、以虛偽不實之方式申請相關貿易許可、證明文件,或使用該許可、證明文件。
五、未依誠實及信用方法履行交易契約。
六、以不正當方法擾亂貿易秩序。
七、其他有損害我國商譽或產生貿易障礙之行為。

貿易法第17條之1(吹哨者條款)

民眾得敘明事實或檢具證據資料,向主管機關檢舉出進口人產地標示不實之行為。主管機關對於依前項規定檢舉之人得予以獎勵,其身分應予保密;其獎勵方式及其他相關事項之辦法,由主管機關定之。

貿易法第28條第1項第7

出進口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得予以警告、處新臺幣六萬元以上三百萬元以下罰鍰或停止其一個月以上一年以下輸出、輸入或輸出入貨品:七、違反第二十四條規定,拒絕提供文件、資料或檢查。

原產地證明書及加工證明書管理辦法第3條第1

輸出貨品以我國為原產地者,應符合下列各款情形之一:
一、貨品在我國境內完全取得或完全生產者。
二、貨品之加工、製造或原材料涉及我國與其他國家或地區共同參與者,以在我國境內產生最終實質轉型者為限。

  • 結語

    由上開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6年度訴字第111號判決觀之,當中國的特定產品遭特定國家課徵反傾銷稅時,常見中國業者轉而將貨品運送至我國,並將貨品之原產地標示為我國,或以我國為加工地,加工完成後再行出口等違法轉運或虛報產地之行為,此亦可參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5年度簡字第187號行政判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5年度簡字第243號行政判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5年度簡字第210號行政判決等案例。

    我國政府面對不肖業者申請及使用不實產證、違規轉運、標示不實產地、或以不正當方法擾亂貿易秩序之情形,除於10812月針對貿易法進行修法,新增第17條之1之吹哨者條款,並修正貿易法第28條將業者為產地標示不實等違規行為之罰鍰,從原本的3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調高為6萬元以上300萬元以下。另一方面,關於中國業者被課徵反傾銷稅後,常將出口接單轉向我國或經由我國轉口至進口國,造成美國或其他第三國將我國與中國出口連結在一起,根據學者實證研究,於臺商被美國提控的反傾銷案件中,和中國關聯性較高之臺商較易有負面之影響[5],換言之,與中國關聯性較高之臺商被課徵反傾銷稅或甚至高額反傾銷稅之可能性亦會隨之提高。為避免我國業者於反傾銷稅之課徵上遭無辜牽連,政府應確保我國業者落實正確申報原產地,並嚴加掌握中國業者於我國轉口之產品標示,或查證中國業者是否確實於我國設有加工工廠等,使美國或其他第三國得以適當地區隔我國產品與中國產品,以創造臺商私人利益與我國產製(Made in Taiwan, MIT)的的國際聲譽及我國經貿利益之三贏局面。

 

作者小檔案:

劉上銘律師、陳心慧律師

立勤國際律師事務所

 

[1] 參林永樂,論「規避」的必然性與「反規避」的正當性,貿易政策論叢,第6期,頁50-65

[2] 參林鳳、陳敬宏、邱郁茹,符合原產地規則仍可能有規避疑慮,理律法律雜誌雙月刊,1094月號,頁2-3;林永樂,同註1,頁79-80

[3] 林鳳、陳敬宏、邱郁茹,同註2,頁2-3

[4] 顏慧欣、林江峰,反傾銷制度反規避規範與案例分析,貿易政策論叢,第9期,頁64-66;林家慶、林昱君,臺商被美國提控反傾銷之實證分析-中國大陸第三國效果存在嗎?,臺灣經濟預測與政策,第47卷第2期,頁3-4

[5]參林家慶、林昱君,同註4,頁26